延安日记(4)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4)

1942年5月19日

为「整顿三风」和反对「党内保守的工作作风」而进行的运动,被称作「整风运动」。看来,中共领导人把这个运动放在头等重要的位置,延安召开这幺多会,这就是惟一的原因。整风无疑是一个政治运动,但其意义尚不清楚。

1942年5月22日

尤任带点儿嘲讽口吻回忆他刚到延安时的情况。他和多尔马托夫、阿列耶夫从机场直接被带到杨家岭。杨家岭沟口有两个穿军装的士兵守卫,拿着大刺刀,摆好了刺杀姿势。客人们被带进窑洞去见任弼时。接着,依次进来了毛泽东、朱德、王稼祥、邓发以及其他人。礼节性地寒喧过后,任弼时就不客气地说:「告诉斯大林,我们要武器,要武器打日本人!」

「你很快就有机会亲眼看到,他们是怎幺战斗的。」尤任接着说。

中国同志称尤任为尤仁。他们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孙平。

邓发是延安高级党校校长。

王明(陈绍禹)是政治局委员,女子大学校长。该校有1,500多名学生。王明38岁。

任弼时是毛泽东在政务方面的助手。

1942年5月23日

康生告诉我们特区周围前线的军事形势:

1.北线有110个步兵师,11个骑兵师,说明约有120万军队。其中有28个师,即30万军队,包围了特区。大约有2万5千兵力集结在通向新疆的大门口。

2.中线有136个步兵师,3个骑兵师。总共有140万军队。

3.南线有52个步兵师,11个步兵旅。总共约70万军队。

4.在缅甸方面,有3个步兵师,约3万2千兵力。

由于国共之间处于敌对状态,国民党现在已把对付日本的28个师转而包围特区!这是对日本人有利的事,日本人显然利用了中国最有影响的这两种政治势力之间的互不信任。

由于阶级对抗,蒋介石对特区的态度很难说是友好的。除此之外,蒋介石显然想从苏日之间可能发生的冲突中捞好处。

1942年5月24日

中国党的一些工作人员对我们抱着冷淡的、往往还是敌视的态度,对此我一直想找出是什幺原因。我通过同党的领导人那种使我感到很不对味的谈话,认识到他们对我们这种不友好态度,只不过是他们敌视苏联的一种反应罢了。

1942年5月25日

1941年下半年,当德军逼近莫斯科时,中共领导人对苏联小组的态度更加不友好了,到11月底,发展成公开敌视。中共的高级工作人员不会见我们了。毛泽东藉口工作忙,没接见过一次苏联记者,而康生则派人盯我们的梢。

在这种不友好的情况下,我的任务是要与中国同志改善关係而又不放弃我们的思想原则。考虑到康生在中国共产党内的影响日益增大,这是件难办的事。

1942年5月27日

我遇到过马海德几次,有时在康生办公室,有时他和任弼时在一起,在王家坪,在南门外。

经常看到他和特区的高级官员在一起。我的苏联同事说,他喜欢设宴招待客人,并总要使酒在客人身上产生他所期望的效果,虽然他自己喝酒很有节制,喝得不多。

我问过康生关于此人的情况。康生告诉我说,马海德是个有经验的医生,一直在北延河医院工作了很长时间,是个可靠的同志。他1937年来延安,可是也有人说他来得更早。

按康生的说法,马海德来延安是出于国际主义信念。康生还说,他作为一个医务人员,给了中国共产党人无私的援助。他是纽西兰籍犹太人;生在近东,名字叫穆罕默德,到中国就把穆罕默德称做马海德了。我很想知道他是在哪里学的医学。

「他是很有基础的,」康生说,「他是在美国学习的。」

我在新闻处的同事们确信,这个纽西兰人拿很高的工资,存进他在美国银行的巨额存款中。并认为,他是个职业情报人员。

1942年5月28日

毛泽东最近所作的一连串的报告中,贯穿着一个思想;对别人的见解不应盲从。儘管这种看法在理论上并非完全不对,但其实质是否定革命哲学的理论价值。我确信我看準了:生活将会证明我的看法对不对。

我是根据毛在1942年2月1日所作的《整顿党的作风》的报告作出结论的。

下面是他的报告的部分段落:

「共产党员对任何事情都要问一个为什幺,都要经过自己头脑的周密思考,想一想它是否合乎实际,是否真有道理,绝对不应盲从,绝对不应提倡奴隶主义。」

「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和中国革命实际,怎样互相联繫呢?拿一句通俗的话来讲,就是『有的放矢』。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革命的关係,就是箭和靶的关係。有些同志却在那里『无的放矢』,乱放一通。」

这就意味着,毛泽东的讲话是针对某一类党的干部的。我们还不清楚指的是哪一类。

1942年5月29日

整风运动逐渐具有群众性了。现在,不仅要求党员,而且甚至还要求战士和老百姓死记硬背毛泽东关于文艺问题以及「整顿三风」等等报告内容。

在艰苦的战争和经济困难的情况下,以及在日本公开準备进攻苏联的形势下,这样一套做法看来是荒谬的。

整风运动无疑是想掩盖某些非常严重而毛泽东又十分需要的事情。正是他发起了这场运动。

1942年5月30日

日本电台正忙于广播说,苏联边境的设施威胁着日本,并提出要在满洲国搞「攻势防御」。

满洲国通过了一项法令,规定对工人进行登记,并永久性地指定他们工作岗位。

关东军司令部宣布,满洲国的25万多军队,就能用于具有第二位重要性的防区,这个事实不容忽视。

我想弄清整风的实质。但中共的党内生活大都是秘密的,只能从党的公开会议上所表现出来的气氛去推断。别的一切情况都谨慎地对我们隐瞒了。从康生那里是得不到有关这个问题的任何说明的。通常他对我总是笑脸相迎,说他对苏联人不保密。然后,他就勃然大怒,狂热地用手势比划着。一会儿,他又说得哀婉动人,好像是在对一大群听众发表演说。有时说得结结巴巴,有时则气喘吁吁,这时他就歇口气,儘力使呼吸正常。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