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日记(41)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41)

1944年3月28日

我在毛泽东的要求下,替他发了个电报到莫斯科,给他的儿子岸英。

他告诉他的儿子说,接到了他的所有来信,并且对他学习得好感到非常高兴。

毛泽东要他的儿子向学院领导和全体教师,向在苏学习的中国青年,向岸英的弟弟岸青,转达他的真挚的问候。他要他的儿子不要为他的健康担心。他身体很好。毛泽东对他儿子谈到了中日战争的情况。战斗正在极为困难的情况下进行着,但是中国人民不会被打败的,因为他们顽强、坚毅、勇敢。全国的共产党员已达90万人,形成一支可观的力量。其中在国民党控制的各省和特区工作的,不下10万人。其余80万人则在前线抗击日本法西斯。

毛泽东要岸英在见到曼尼里斯基同志和季米特洛夫同志时,务必转告他对他们的热情问候。并称:曼尼里斯基和季米特洛夫两同志援助了、并继续援助着中国革命。中国同志和他们的孩子能在苏联各学校受到教育和培养,都要归功于他们。

1944年3月29日

中共领导正在试探着同美国进行接触。首先,它在为一批外国记者的到来进行安排。可是,它力图把这件事情做得给人这幺个印象,似乎是外国记者自己要求来访的。

同时,康生给美国大使馆和军事机构殷勤地提供各种情报。

江青对我有点过于亲切,她找出很多藉口来跟我会面。她开朗,有时又谨慎,情趣横溢,但也许是过于亲切了。这使我迴避同她交往。

康生的嘴唇上部留有稀稀的一撮小鬍子,他有着薄薄的、閑不住的嘴唇,高耸而好看的眉毛。

1944年4月3日

由于外国记者即将来到,延安兴奋起来了。

中共中央主席懂得,对待抗日统一战线的态度,是衡量中共领导的政策是否有诚意的一个关键问题。在这方面,重庆很不满,还举出来各种各样的事实。对毛泽东来说,重要的是说服记者:他是忠于共同抗日的事业的,是忠于全国抗日政府的首脑蒋介石的,还要消除疑团,就是说要把他对重庆的咄咄逼人的态度说成是和平忍让的,要把蒋介石说成是「一切误解」的罪魁祸首。因此,对会见计划的每一个细节都作了仔细的考虑。

在延安,中共中央主席不準任何人用比较激烈的措词,提到或攻击国民党及其政治领导人,特别是蒋介石。可是,在外国记者将去採访的地区,则要组织「自发的」行动,对中央政府的政策表示不满。中共领导指定了几个村子和连队,叫他们到时候表示这种情绪。各基层领导收到了有关指示。

特区还留着各个阶段反对国民党运动的痕迹。在土房的墙上,城镇的废墟上,甚至在石崖上,都能看到反对国民党的标语。因此,毛泽东下令要抹掉这类标语的一切痕迹。既然口号到处都是,就派了个大部队去抹。战士们在全特区抹口号。反对国民党的口号抹掉了,立即换上了新口号,如:「加强抗日统一战线!」「与蒋总司令合作到底,争取抗日最后胜利!」「打倒日本法西斯!」「国共合作万岁!」「为反抗日本法西斯贡献一切力量!」等等。

中共为了赢得外国报界的同情,从而通过他们对美英政府施加压力,让外国记者在他们行将参观访问的地区享有充分的行动自由,还有同当地人民交谈自由。一些模範村庄正在匆忙地进行打扫,老百姓事先练习怎幺谈话。一句话,这种「交谈」自由将按预定计划进行。这里的一切应了一句老话:以谎圆谎,弄巧成拙。

1944年4月4日

我军突破了苏联国境线的普鲁特河,进入了罗马尼亚。

朱可夫的乌克兰第一方面军把德军的战线切成两半,来到了喀尔巴阡山脉的丘陵地带。

刘少奇和毛泽东是同乡,现年46岁。他1921年在莫斯科加入共产党。

刘跟工人运动联繫紧密。无可置疑,这就是他的资本。他从1922年以来,一直积极做工会工作。他参加过工人阶级所有重要的罢工、示威和武装活动。1941年,他被任命为新四军的政委。

季米特洛夫发来电报之后,毛泽东不时地邀请我去看平剧。我们经常坐在一起。江青懂得怎样使气氛自然。当我感到有些深奥的比喻或唱词不好懂时,她就立即加以解释。

1944年4月7日

王震的359旅因在1938到1939年打日本打得出色而有了名。这是中国红军的一支富有战斗经验的部队。在那几年里,八路军和游击队予日军以重创。后来毛泽东决定削减作战行动,从而使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活动大大地减少了。

王震是一位有才干的指挥官。他爱穷根究底,又守纪律。他的旅是特区最好的一个旅,而且不仅是在特区而已。

王参军之前是个工人。他现年四十岁左右,很瘦,看起来像个十几岁的小伙子。很难相信他已打了将近十五年的仗了。他的旅是要让外国记者去参观的。

1944年4月13日

延安报纸突然登满了大批来自前线的吹牛的报导,有虚构的关于中共军队反击日伪军的重大战役,有收复城镇和农村、捕获战俘和缴获战利品的消息。

当地政府受命準备资料,说明特区制度的民主性质。一个个模範村正在按这样的方针建立起来。

描述中共军队为援救美国飞行员的英勇行动的文章,行将陆续见报。内容早已选定。

这些外国记者在这里被当作是该国的非正式代表。中共领导想用上述办法使他们相信,特区是中国惟一民主的军事力量。

1944年4月20日

中共领导在对外政策方面,指望着美国人会对特区的军队发生兴趣。

中共领导知道,美国人正在寻求兵力,以备对日决战之用。毛泽东準备提供中共的武装力量,帮助他们将来对日进行反攻。但是,毛泽东要有一定的条件,才会这幺干。决定性的条件是:

政治上,要美国转而把中共作为中国当前和将来的主要力量看待。物质上,要美国大量提供战斗装备、弹药和武器的援助。

我的猜想为博古所证实,部分地还为任弼时所证实。毛泽东正在同美国人进行接触。他的目标不变:利用抗日统一战线来在国民政府中夺取关键职位(集中中共的力量来解决这项任务),最后,发动内战。在中共中央主席的计划中,积极抗日,只不过是作为与美国达成互惠协议的一项条款而已。

中共军队是毛在同美国人的赌博中的主要王牌。是否可以说毛向我隐瞒了这一切呢?他的意图同他对我和莫斯科所作的声明,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

实际上,中共中央主席的活动,归结起来不外是:加紧準备内战,当侵略者正在蹂躏这个国家时,把国家拖到内战边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