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日记(42)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42)

1944年4月22日

中共领导对于联盟所承担的义务是否忠诚还有待证明。因此,以一名中共代表和边区政府主席为一方,以代表国民党和中央政府的王世杰和张治中为另一方,在西安开始谈判。

林祖涵是林伯渠的别名。为了不使林伯渠这幺一位着名人物引起人们的注意,他以林祖涵这个早在党内用的化名被派去参加谈判。在所有关于会谈的正式报导中,他都被称呼为林祖涵。这种慎重是徒劳的,因为人人知道他是边区政府主席。

张治中将军原是中央政府陆军政治部主任。他生于1891年,是国民党中亲法西斯份子的「蓝衣社」的一个领导人。他主张用武力来镇压共产党。

1933年,张将军在湖南指挥第四军,镇压中国红军的反抗。后来,他受蒋介石之命,带领讨伐军剿共。他有一年半的时间当蒋介石侍从室的主任。

王世杰是中央政府官员,是个法学教授。他对国民党的对外政策有显着的影响。

1944年4月28日

外国记者即将来访。毛看到机会来了,想借此同反法西斯联盟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建立正式关係。他推想,记者们会造舆论,而政界人士就会着手认真办事。

不料,中共领导在这件事情上遇到困难了。特区专门从事鸦片生产,这就是说,大片土地都种上罂粟。这是件十分令人不愉快的丢脸的事情。

播种正在进行,怎幺能掩盖得了呢?几百公顷的土地都已经播了种。要知道这是罂粟,又不是花园里即将盛开的花卉!

着名的359旅被派往该旅驻地通往延安及其冬季营地的道路两旁,去铲除罂粟。第一旅也同样在干这个差使。

1944年4月29日

1911年推翻君主制度,1919年五四运动,以及以后历次革命运动,对中国受封建传统程式和準则束缚的文学艺术,影响很大。

在三十年代,出现了一批进步的诗人、作家、音乐家和记者。鲁迅、聂耳、张天翼、肖三、茅盾等人,在中国和其他国家都很有名。

我欣赏鲁迅写的动人的故事,《故事新编》和《唐宋传奇集》,还有施耐庵和罗贯中的小说(真是举不胜举)。同时,我非常喜欢阅读用富有表现力的现代语言写成的作品。而现在又有那幺多的新作家!丁玲、叶经陶、田汉、巴金、老舍、姚蓬子、孔罗荪、冰心。

他们向阻碍国家进步的宗教教条、向外国的和封建的压迫宣战。张天翼提到四书时贴切地说:

「我上小学时念四书,得死记硬背课文。我想着这可怕的填鸭式的教育,经常从梦中惊醒。」

他的《大铃和小铃的故事》多有意思呀!

一个人热爱自己祖国的历史和文化,这是很自然的事。但是,要谈到各种文化的相互关係,人们就不能只了解古典作品。要是对无产阶级文艺一点也不懂,那怎幺能分析这种文艺的任务、目的和成就呢?同毛泽东谈话使我确信他不懂得新的、年轻的文学(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的进步文学)。恐怕他只读过点鲁迅的作品。

中共中央主席只知道一些作家和记者的名字,不知道他们的作品。也许他的有学问的秘书经常看这些作品,但是他们的观点当然不可能成为谈这个问题的党的纲领性文件。準备这个关于党对文学艺术和进步知识界的态度问题的文件,没有一个多少有点名气的作家或语言学家参加。

1944年5月3日

四月份国共开始谈判。目前谈判陷入僵局,停了下来。

谭政,湖南人,是毛泽东在「井冈山时期」(二十年代后期)的私人秘书。

中共中央主席不愧为主席。在他身边工作的人,迟早总会在部队中担任高级职务。谭政现任特区联防军政治部主任,是个很有影响的人物。

看来毛泽东有意把他的亲信安插在军队中,他认为军队才是他的主要支柱。所有以前当过毛主席私人秘书的人都在部队担任领导职务,这并非偶然。看来,他们在各地方掌握着军队干部,使他们忠于毛。

张经武是特区联防军参谋长,他也是湖南人,是个职务军官,贺龙的亲信之一。

蔡畅是从事党的工作的少数妇女之一,她参加了当年在法国留学的、后来成了中共领导的一些人所成立的小组。1923年,她与李富春结婚。她到苏联去过几次,参加过长征。

她是中共中央妇女部部长。

1944年5月5日

第一次逮捕高潮可追溯到1942年秋天。当时,镇压是伴随「洗脑筋」运动而来的。

19421943年冬季;大力进行了「审干」运动。

1943年春,第二次逮捕浪潮席捲全国。这与蒋介石的代表可能来延安有关。

1943年6月,中共由于同国民党发生冲突,掀起了第三次逮捕高潮。这就是大家知道的「揭发特区的日本特务和国民党特务」的运动。

这些运动一个都还没结束,它们和整风运动掺和在一起,成为大规模的镇压运动。

各种小範围的镇压运动正在不断加强整风运动的声势。康生的党员干部和非党人员审查委员会的工作,于1941年就开始了,这就是说,进行镇压的时间实际上比反映出来的要长。

可怕的暴力浪潮把毛泽东的对手都卷了进去,并使他们受到摧残。整风的任务,就是确保毛泽东在即将召开的代表大会上取得无可争议的胜利。没有胜利的把握,毛是不会召开这个代表大会的。

1944年5月25日

毛泽东正加紧与盟国建立联繫。他认为任何耽搁都是危险的。

他通过驻重庆的代表团尽一切努力要使美国人相信,中国共产党及其军队是中国惟一有前途的力量。盟国似乎上了他的圈套。

康生待我像朋友一样,我们会面时,他一个劲地向我保证他对我友好。

我被痢疾拖垮了,胃痛,还发高烧,但是没有时间躺下休息。

1944年5月30日

在湖北,日军正沿粤汉铁路和公路线推进。在湖南,国民党军队正在进攻粟裕将军(原文如此)。

日军司令部利用在衡阳取得的大胜利,不遗余力地试图建立一条从印度支那一直延伸到华北的交通线。

在云南西部,中国军队正在向马缅关移动。

美国副总统亨利?华莱士在一次会见记者时说,他的中国之行并不是出于竞选的狭隘目的,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步骤。

副总统强调说,中国的军事形势是严重的,可是,他接着又说,美国人民不应因此而失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