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基督徒的需求,就交给神圣婚姻法吧!

保守基督徒的需求,就交给神圣婚姻法吧!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上週,在一场讨论同志婚姻的演讲里,有位先生在会后找我问问题,说自己陷入一个矛盾。他说,他支持同性婚姻,但是不喜欢同志。

「你是说你支持同性伴侣有结婚的权利,但是你不喜欢……例如说看到男男亲吻会觉得很噁心这样吗?」他说对。
「这其实没有矛盾耶,你支持别人有权利做某件事情,不见得代表你支持他做那件事,或者喜欢看到他做那件事」我举例:「像是我爸妈当初可能也不喜欢我念哲学,但还是认为我有权利选择申请哲学系。」
「你可能觉得自己的状况有点矛盾,但这不算是反常。身为公民,你不太可能同时欣赏所有其他人的生活方式,但你如果一面不喜欢某类行为,一面又能根据合理的理由判断对方有权利做那些事情,这就是一种容忍,而容忍是公民的美德。」我当时说的话其实没有这幺完整和漂亮,但还好现在可以帮自己补充。

最后,我提醒对方或许还是需要注意,自己对同志行为的反感可能让他更容易持有某些对同志不公平的刻板印象,然后就放他走了。

这位苦恼的先生并不是我碰到的第一个有这种困扰的人。一位大学时期的朋友A一年前忽然联络上我,问我一个关于规则规划的问题。粗略地说,主掌某单位的他想要微调某些规则,让同志可以获得该有的公平地位,但不确定一些细节应该怎幺设定。我后来找到机会跟A吃饭,发现他也是那种在理性上认为同志应该享有跟一般人一样的地位,但情感上却有点矛盾的人。

「你看到男生跟男生亲密,就是会感觉很怪啊」A说。
「我觉得你有权利觉得怪耶,那你会因此避开同志吗?」我问。
「不会耶,因为我觉得这样很矛盾,所以我反而会特别结交同志的朋友,看看我会不会习惯」他说:「有一次一个朋友跟我说,如果你觉得男男接吻很奇怪,要不要跟我接吻看看,搞不好会有什幺新发现」
「所以你们亲嘴了吗?」
「亲了,但是现在我还是觉得男男接吻很奇怪」
「嗯……」

我后来试着说明,本来就不是所有OK的事情你都会喜欢,想想看,如果是一男一女在你面前亲密,你可能也不会觉得很舒服吧?
「但是那个不舒服的感觉还是不太一样」A没被说服。

容忍是美德。会对自己「支持同性婚姻,但又对同志感到不舒服」产生困惑并试图寻求调和和解决,甚至进一步尝试增加自己关于多元性别的生活经验,这些都是值得尊敬的行为,它们显示当事人愿意付出一定成本,来让自己更了解其他在同一个社会当中生存的人。

不过,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美德。在最近的「同性伴侣法治研拟」审议会议上,就有参与者主张说,教会认为婚姻具有神圣性,神圣性的婚姻只能允许一男一女进入(并且最好是没有从事过婚前性行为的一男一女),因此政府不该让同性婚姻合法化。

这种说法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神圣性是否拒绝同性婚姻,这端赖谁打赢圣经诠释战。它遇到的第二个问题是,即便全世界的基督徒都一致同意基督教的神圣性拒绝同性婚姻,这也不代表其他信仰和无神论者的核心价值拒绝同性婚姻。如果保守、基本教义的基督徒对婚姻有一些其他人没有的特别期待,他们应该倡议一个新的婚姻制度来给自己用,例如:

神圣婚姻

一男一女不得离婚能证明自己不曾有过婚前性行为者,可以在身份证的配偶栏加注可爱小十字架记号

你可以想像,教徒可能会抱怨说,为什幺我们要把「原版婚姻」留给其他人用,自己去特别设立一个「神圣婚姻」制度,而不是支持同性婚姻的人另外设立一个「世俗婚姻」制度,然后把「原版婚姻」留给基督徒和其他反对同性婚姻的人用?

其实答案很简单:

考虑到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因为他们对于宇宙如何诞生的看法不一样,所以对于婚姻该如何进行的看法不一样,「原版婚姻」的设置考量应该着重于开放性,让它能服务持有各种不同价值观的人,若我们要阻止某种组合进入婚姻(例如其中一方未成年的组合),必须提出够好的公共理由来支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