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日记(44)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44)

1944年7月7日

今天是中国抗日战争七周年纪今日。实际上,从满洲沦陷算起,战争开始的时间要早得多。这场屠杀使中国人民遭受了多大的苦难啊!

现在我已学了半年日语了。要学会用日语讲话恐怕很难,但阅读能力现在已相当不错了。日本的象形文字是以汉字为基础的,因而我学起来就容易多了。

1944年7月13日

华莱士副总统曾作出很大努力,来为消除中国的分裂状态创造必要的条件。从新闻报导判断,这是他这次出访的主要目的。

5月,林祖涵从特区去西安,恢复国共两党的会谈。

这几年来,会谈实际上一直没有进行。国内舆论对重开谈判一事寄予很大希望。

外国广播电台强调这次会谈非常重要,因为由于七年来的战争,国共之间不断加剧的分裂状态,恶化了中国的形势。确实,国家的财政经济困难重重。整个经济陷于崩溃状态,大多数工业企业遭到破坏或处在沦陷区内。

5月份会谈恢复,这也使人们在消除国共分裂的问题上产生了乐观情绪,而这种分裂是日军攻势得以顺利进行的原因。

1944年7月15日

毛与我作了一次深夜长谈。

他显得疲倦,背比往常更驼了;烟灰掉在膝盖和报纸上。他不时地站起来,背着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毛的所有上衣袖子都有点长,这是他的独特的式样。他所有的上衣都缝有大口袋。

毛的话说得很清楚,大意是此后共产党将奉行一条完全独立自主的、反对国民党的总路线。从他的话里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国国内最近形势的发展,对共产党领导来说是格外的喜人。蒋介石的重庆政权处于危机的边缘,濒临崩溃。因此,与国民党进行会谈的方式过时了。不再需要会谈了,会谈阶段已经过去。

「美国的立场对我们的前途是非常重要的,」中共中央主席说。

他和他的支持者们相信,美英与特区之间,必然会建立友好关係。八路军和新四军是白宫所需要的力量。此外,盟国势必为延安当局的团结和力量所吸引。盟国别无选择,只好承认特区(中国特区以及其他苏区)是中国惟一真正的力量。

虽然苏联远东边界曾不止一次地成为军事上紧张和流血的地区,但毛仍只字不提苏联,不提它对解决远东问题的关切。

在1940年延安解放出版社出版的《新民主主义论》一书中,毛泽东写道(至少对他的话可以这样来理解),没有苏联,中国是不能战胜日本法西斯的。现在,他得出了相反的结论,而且打算主要同美英联合了。

我想,这些事情的背后,还有一些中共中席不愿说的其他东西。他指望美英对苏联心存疑惧。据他看,这种疑惧会促使这两个国家慢慢地,但是必然地与特区建立友好关係。

毛泽东及其支持者显然想用一些鬼话来讹诈盟国,说什幺苏联有侵略野心,它想吞併中国(特别是满洲)。他们认为,在将来与盟国的关係上,苏联这种可怕的威胁就会成为促成美英与延安建立友好关係的主要论据。

事情并不就到此为止了。中共中央主席不仅想得到武器并推翻蒋介石,他还想利用美英对特区的承认,来阻挠苏联有效地参与解决远东问题。总之,他想使苏联所有的外交努力都落空。

毛指望美英助他一臂之力,使他得以控制全中国,并能推行适合他自己利益的政策。

当然,中共中央主席没有把这告诉我,但是同美国代表团进行会谈的準备工作,正是朝这方面进行的。同时,他加强了同莫斯科的通信联繫,企图以此掩盖即将进行的谈判的真正动机。同我谈话是为了消除我的怀疑。

这与毛就在最近告诉莫斯科的情况,完全相反。他继续拍发「友好的电报」,可是他把苏联领导人的意见看作是累赘。毛泽东相信中央军吃了败仗,美国势必会同意他的主要建议。表面上,一切都是冠冕堂皇的:需要武器,是为了把日本人从中国的神圣领土上赶出去嘛。

我们的谈话有点怪。大都是由毛一个人讲。有时,他一讲就是一两个小时,甚至更长。我只好洗耳恭听。我如有异议,他就很不高兴。当我想表示自己的不同意见时,他立即转换话题(换个别人,在这种情况下,毛就会用侮辱的态度来对他了),或者就闷着劲抽烟,一支接一支地抽。在这种时候我感到,对他来说,要容忍我,是多幺困难,在他眼里,我又是多幺讨厌。实际上他跟我们的距离又是多大啊。可是,有时他又表示诚挚,请我们去吃饭,开开粗俗的玩笑。这两种态度轮流着出现。

今天我们分手时,毛送给我一件礼物,一本他写的《新民主主义论》,书上盖有中共中央主席私人藏书的印戳。

1944年7月16日

苏联是反希特勒联盟中最主要的力量,毛泽东仅仅在写文章时和给莫斯科发贺电时才承认这一点。不管怎幺说,这种承认,也表现了他缺乏与蒋介石相抗衡的信心。万一明天发生军事冲突怎幺办呢?过去是谁帮了他的忙?现在会帮他的,又是谁?所以,莫斯科不断收到经过选择的口号、保证和许多表示「良好愿望」的声明,其原因就在于此。

再也没有人提王明了。对毛泽东来说,反对「莫斯科派」的斗争已是过去的事了这个阶段虽然不很顺利,但总是过去了。

我现在已深知毛泽东的为人了,我认为,他与王明的冲突还有另一个原因(当然不像主要原因那幺重要和有影响)。王明在战前被看作是中国共产党的着名理论家之一。毛对这种情况是不能容忍的。当然,这不是主要的,但是这是毛的性格。

夜,万籁俱寂。我浏览着文件,烛光闪烁不定。报导,报纸和译不完的稿件。我刚译完的这一篇的结束语是:「毛泽东是我党和人民的最有战斗力的领袖。」工作情况就是这样,就是毫无办法。

与毛有过一些接触之后,我认为,只有符合他的利益时,他才说真话。对他来说,不存在什幺道德标準。如果有本事或者有机会捞点什幺(即使用最不体面的手段),就干!理由嘛,过后总会找得着的!

列宁说过,制定政策不是为了去适应某个个人的心理和行为,而是为了千百万人的利益。但是,毛对任何个人或千百万人都不感兴趣。重要的是抓权。至于说,抓权究竟要付出多大牺牲,这个或那个步骤是不是冒险主义的,是不是可以用较小的损失取得较大的胜利,他是很少关心的。确切地说,他对这一切根本就不关心。对他来说,人民只是完成他的计划的工具而已。有时,我觉得他说起话来,俨然是个救世主。他凌驾于人类、法律、道德和苦难之上。有的时候,他就是用这种腔调说话,说得忘乎所以。他极端无情。对他来说,善恶随一已之私利而定。他兴奋起来,就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这时,他平常那种无生气的样子就无影无蹤了。

1944年7月19日

中共中央主席又让我给莫斯科拍了一个电报。

电报详细叙述了蒋介石军队失败的原因,在湖南衡阳战役中,中央政府的军队不是避而不战,就是一触即溃。军官萎靡不振,人民不支持军队。虽然中共领导的方针是慎重的,国共谈判仍然没有取得任何结果。会谈将继续进行。

在敌后进行抗战的中共部队与前线打仗的国民党部队有很大差别,而且差别越来越来。中共部队向前推进,实力不断加强,而国民党军队正越来越陷入危机。蒋介石部队仓皇撤退,面临崩溃。如果敌人继续进攻,国共两党部队之间的差别就会更加明显。

特别是过去几个月里,共产党在敌后一直打胜仗。一些大的根据地的人口增加了,已经不是以前报导的7,000万人,而是将近8,600万人了。在中国的一些战场上,中共部队消灭了大量的伪军和敌官兵。在南线、中线和北线,收复了几个地区,还收复了许多城镇,其中包括24个地区的中心市镇。

我在毛泽东的电报上加了下面两段话:

毛泽东对一些重大问题的看法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共中央主席对国共两党之间的关係,以及对他们参加抗战的评价,是片面的、不够客观的。

电报中列举的数字,是毛泽东从专为一批外国记者来延安而準备的、带倾向性的材料中取来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