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日记(43)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43)

1944年6月14日

盟国成功地扩大着在法国的滩头阵地。盟军由艾森豪威尔将军统率。

日军几乎达到了他们的目的——控制整个贯穿中国的铁路线。国民党军队无力击退日军的猛攻。中国面临着战败的威胁。

每逢星期六,王家坪照例都要举行舞会。江青和愉快的叶剑英是舞会的中心人物。朱德是个跳舞能手。

1944年6月19日

苏联部队在卡累利阿地峡发起了进攻。他们突破了第三条芬兰防线,着名的曼纳林防线。

盟军在科唐坦半岛登陆。他们在法国损失了16,000人,其中伤了12,600人。俘虏德军8,500人。

塞班岛已激战了三昼夜。盟国越来越多的部队正在强行登陆。日本人疯狂地抵抗着。盟国把目前印度与中国之间的空运路线称为喜马拉雅山航线。每月由这条航线运送几百吨货物。

日本人正在进攻株洲铁路枢纽(长沙和零陵以南),显然,他们的目的在于打桂林——美国设在中国的一个重要的空军基地。战斗正在离这些城市很远的通道上进行。

日本在中国的军事胜利大大地补偿了他们在太平洋群岛和印度洋群岛上所受的损失。它佔领了贯穿中国的铁路线,就可以从亚洲大陆畅通无阻地运出许多最贵重的工业原料和食物了。

满载着掠夺物资的火车能够横穿整个中国、满洲,驶抵朝鲜。从朝鲜釜山港到日本大约只有二三百公里。日本人的海空军力量虽已削弱,但仍足以保护这条海上通道。由于佔领了贯穿中国的铁路线,中国又在军事上失利,日本就能得到继续战争所必要的一切物资。

日本的战争潜力主要是有赖于这些交通线的正常通行。

六月的黄昏是如此之长,山鹰在暮色苍茫中,轻轻掠过村外的草场。

由于夏季多雨,人们尚未开始割草。因此,我所站之处,是一片高及膝盖的草丛。黄昏时分,看不见花朵,但白天可以看到草地上到处点缀着野花。

不管我走到哪儿,伴随我的总是这朦胧的黄昏,我总是看到山鹰在天际飞旋,听到从过去地主的果园里传来的小鸟高亢清脆的歌声,和夜出的飞虫振翅的嗡嗡声。

1944年6月22日

三年的战争!莫斯科电台报导了这些年来在军事上和政治上取得的成果。在苏德前线,德国纳粹军队死伤几百万人,损失了数以万计的坦克、飞机和大砲。

6月20日,华莱士到达重庆。

周恩来总是注视着国际形势的发展。他对国民党的上层人物非常熟悉。他得到中国知识份子的尊敬,并与社会上各个不同阶层(军界、资产阶级和华侨)有着广泛的联繫。他会讲英语和日语,还能讲一点法语。他往往引用法国的警句和谚语,这使他的讲话生色不少。週工作勤奋、效率高。他作决定既快又準确,但他总是按毛泽东的指示办事。他博览群书,并儘可能经常跟上世界文化生活的发展。他对苏联发生的事情消息很灵通。他的性格很开朗,脾气有点急。

1944年6月27日

中央政府军事上的失利是上天赐给中共领导的最好礼物。在与美国进行的政治赌博中,毛泽东赢的机会出乎意料地增加了——美国人正在狂热地在亚洲寻求军事支援。双方现正相互试探着,随时可能进入实质性谈判。

冈野最积极的助手之一原是一名日军战俘。他把缴获的一些照片拿给我看。这些纪录日本人暴行的照片,看了使人毛骨悚然。我向他要了几张。

竟会有这种事情,真是难以想像!

照片照的农民的尸体,一丝不挂,钉在他们房子的墙上。

这是一张被挖掉肠子的尸体的照片,这样的照片,一张接一张,越来越多。

冈野的这位工作人员向我解释说,挖受害者的肠子是日本兵的习惯。对绝大多数中国战俘和几乎每一个男人,他们都这幺干。但是,这还不算。按照中世纪的信条,肝是勇敢和英武的象徵;所以在许多场合,日本兵不仅挖出受害者的肠子,而且割下肝来吃。要不是我亲眼看到了这样一张照片,我会把这种说法当成疯子的胡言乱语。

有几张是大屠杀的照片。照片上那些受害者的样子极端可怕。日本人不枪毙受害者,绝不是因为要节省子弹,他们把老弱妇孺赶在一起,然后把他们当作活靶子练刺杀。这里就有一张这样的照片。上面是一群戴着日本军帽的矮个子士兵,正用刺刀和马刀在痛苦而狂乱的人群中猛劈猛刺。

张张照片上都有血肉模糊的尸体,每张照片都有摆好拍照姿势的官兵。

有张照片拍的是几十个撩起裙子和把短裤褪到膝盖上的妇女,她们面前蹲着一个个日本兵。

这种类型的照片,但愿是惟一的一张!

大多数照片拍的都是强姦和侮辱妇女的场面。张张都有日本兵和被蹂躏的妇女。

另外还有一张有代表性的照片,拍的是用传统的方式将受害者斩首。甚至从照片上都可以看出,日本兵把砍头当作一种娱乐、一种竞技。

士兵的一张张面孔却显得惊人地平静、无动于衷,甚至困倦。

法西斯主义是从资本主义中产生出来的最野蛮、最无耻的暴力形式。

1944年6月30日

上次我与毛泽东谈话时,他说:“领导中国不需要懂马列主义!主要的是要懂中国,懂得中国的需要和风俗习惯……。”

中共中央主席把所有去过苏联的人,甚至他不认识的人,都叫做“教条主义者”。

毛泽东和江青有个五岁的女儿。我只见过她三两次。他们难得把她从幼儿园接回家去。

1944年7月1日

美国代表团要来延安的问题终于定下来了。这件事情交涉来交涉去,现在终于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起初,蒋介石反对美国人来延安。在华的盟军领导方面曾三次要求蒋介石同意这次旅行,但都遭到拒绝。

这时,美国副总统华莱士到了重庆,美国官员便请求副总统给予帮助。他立即与白宫联繫。

白宫立即作出反应。四小时之后,罗斯福总统给蒋介石发了一个电报。他以最后通碟的形式,要求中央政府允许美国全权代表团去延安。蒋介石出于无奈,批准了这次旅行。

代表团将由美国大使馆的武官率领,到达的日期尚未确定。这个重要的代表团将由十人组成。

枣园忙乱起来了。

1944年7月2日6月29日,中共中央主席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会议(只有几个人参加)讨论了美国军事代表团即将来访的问题。

毛泽东要求对新四军和八路军,以及伪军和战地日军的所有资料加以修改(现在正肆无忌惮地对数字进行普遍的篡改)。

毛泽东详细地说明了在即将同美国全权代表进行的谈判中,共产党的领导所要採取的既定立场。首要的是要得到美国的武器,第一步,先得到四个正规的步兵师所需的武器。作为交换,毛泽东準备答应,在战争期间和胜利后,同美国人进行合作,并允许他们使用特区的军事力量和经济力量。

上一篇: 下一篇: